数据销毁后旧机变宝贝:点废成金

2012-08-08 18:43

点“废”成金

出处:中国计算机报 作者:■ 本报记者 张楠 李奕 日期:2012-07-23


英国诺丁汉大学日前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到2013年,全球被抛弃的废旧电脑数量将达到25亿台。每年打印机、复印机报废数量尚未具体统计出来,但每年都在迅速增长。如此多的电子垃圾,又造成一定程度的再污染,究竟有没有方法可以将资源重新循环再利用,并彻底杜绝再度污染呢?   在拆解过程中,由于使用不科学不正规的拆解手段,导致排放的废气、废液、废渣,对大气、土壤和水体造成了严重污染,危害了人类健康。整体来看,国内使用过的电子电器产品的回收目前还不够规范,这些小商贩在简单翻新二手机的过程中根本没有环保意识,而是将淘汰的零部件以及废机随意丢弃,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


其实,在专业从事回收的人眼中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位置的资源。确实,只要把我们眼中的“垃圾”加以妥善地处理,而不是简单粗暴地丢弃、焚烧、填满,它们就是可以变废为宝的资源。在这方面,一些厂商走在了整个IT产业的前沿。除了经济因素之外,政策环境的支持也非常重要。在我国“十二五”规划中,国家明确提出了打造“循环经济”,以及建设节约型社会的总体目标。从IT资产的角度看,企业对每年数量巨大的淘汰IT设备进行再利用是贯彻“循环经济”的重要方面,也是体现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表现。


3R原则的最终目标是实现绿色循环经济,即只用少量的自然资源就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通过节约、回收和再利用废旧资源,使其尚未被充分利用的价值得到重新开发和使用,产生新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Reuse再利用:采用封闭式循环系统,回收使用过的机器,将零部件进行再利用。       

Recycle循环再生:零废弃系统包含了封闭式循环系统。将零部件再利用,把有害物质进行分类,将原材料再资源化和热能循环利用,做到零废弃、零填埋、零污染、零非法丢弃。

Reduce减少:在产品设计之初就把再循环计划融入进去,考虑到再利用、再资源化,削减使用有害物质的数量。


再利用:二手设备的妙用


对于企业来说,出于成本、效率、风险等因素的考虑,相比较全新的IT基础设施和系统,最大程度地回收并重用系统是更好的选择。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全球 CIO Steve Coles认为,通常情况下回收和再利用现存IT基础设施更有意义,简单地上马新的IT项目,用新系统完全替代旧系统的策略可能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新系统是否能正确有效地运行并支撑业务也是一个潜在风险。


“在国际上,再利用IT正成为一种潮流。数量巨大的技术投资并不仅仅意味着金钱上的投入,更是一种巨大的风险。市场中有许多大型技术投资失败的案例,但如果我们能够将现有系统再利用、集成并加入新的组件,不仅能够减少成本,而且能降低风险”。Coles表示,“如果现有的环境足够成熟并且运转良好,能够支持一些关键业务,就能为再利用系统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


实际上,在产品质量有保障的情况下,二手服务器和存储等设备的性价比优势更加明显,正受到越来越多客户的青睐。IDC报告称,目前市场上对于二手设备的选择已经占到整个IT设备选购的5%~15%,IT设备的回收和再利用正在形成一条新的产业链。目前我国废旧电子产品的流向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是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实行的采取财政补贴方式进行的电器以旧换新。

第二个,是通过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上门回收,或是通过不法商家以不正当手段方式回收,能使用的部分通过简单改装后流入旧货市场,低价卖到农村等地区。

第三个,是一些拆解处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个体手工作坊,它们为追求短期效益,采用露天焚烧、强酸浸泡等原始落后方式提取贵金属。不能使用的旧电器中的塑料、玻璃等部件能够卖钱的就卖了,不能卖的就当垃圾随意扔掉。


再循环使用潜力巨大


全球每星期要处理约36000个各式计算机设备,这其中包括机器的回收、再制造、零件拆解、掩埋处理等不同路径。废旧IT设备的回收与再制造如何形成创造价值的链条? IBM全球融资部全球资产续用服务部大中华区刘淼表示:“在云计算时代,企业需要快速、灵活地部署相应的计算能力。在IT资产投资方面,客户正从固定资产投资转向灵活的投融资策略。资产续用服务能够帮助客户实现IT资产的再循环使用,搭建灵活、可持续的业务系统,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IBM全球融资部在全球有22个工厂,包括在中国新建、落户深圳的再制造中心。IBM每年回收和处置将近6.3万吨设备,超过90%以上的设备经过再制造重新被使用,只有非常小的部分被掩埋处理,大量设备经过再制造的过程能够实现循环使用。除了回收之外,资产续用部门还会将一些备件拆除重新使用,用于设备的维护。


通常而言,再制造设备价格是同等配置新产品的1/2甚至1/3,再制造不仅仅是简单地把机器翻新再送到市场上,还要经过对配置的修改、升级,因此可以保证原厂品质。“资产回收与再制造服务能够创造客户认可的价值。一般来说,在四种情况下,用户会选择再制造设备:一是在面对预算有限、又需要大型解决方案的难题时,可以选择在同一个项目中混合采用再制造设备和新设备,形成高品质、低成本的替代解决方案;二是满足客户的临时、短期或紧急需求,例如数据中心或办公地点的搬迁,应用开发及测试;三是满足灾备、容灾、IDC租赁和IT外包业务的需求,对于类似的非生产型应用,再制造设备的高性价比将极大地节约成本,同时达到与新设备一样的效果;四是提供现已淡出市场的产品和升级服务,使客户的IT资产价值最大化。


IT资产再循环全链条


拥有IT资产处置全面的解决路径能力是一方面,能否打通“再循环”的链条则是其商业模式延续和发展的关键。


在业务模式方面,基于租赁中心的在线平台,资产续用服务涵盖了资产处置与回收、再制造工厂的灵活定制以及融资与合作伙伴租赁三大方面。


"IT资产处置涉及的方面不仅是大量的设备,还包括数据安全、防信息泄露等方面,这就要求服务商有能力提供全面的服务和解决方案。” 刘淼表示,“在与客户实际接触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他们已经认识到长远发展的重要性。许多大型客户、互联网企业对于IT资产回收与再利用服务的理念非常认同。这也为我们服务市场、创新商业模式带来了重要的启发和动力。”


目前国内的金融行业是大规模使用再制造IT设备的一个典型,这与其业务系统的特点有关。“很多金融机构运行的是使用多年的业务系统,操作系统、软件和数据库运行的可能是上一代、上两代的版本。”刘淼认为,“资产处置服务对应用是一种非常好的保护,能帮助客户最大程度地保护投资。” 出于购买成本较高和节省现金流的考虑,国内已经有数据中心运营商与IBM合作,租赁和更新IT设备,这样不用购买太多的设备就能为客户提供服务。在制造业、电信业等行业,出于投资保护、业务转型等因素,企业对于资产处置服务的需求也非常巨大。


生态链的价值体系离不开合作伙伴支持。中亦安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联席总裁邵峰表示:“虽然有预算的限制,客户同时希望将解决方案的功能最大化。再制造设备服务和交付模式能够为客户提供灵活、广泛的选择。”“未来IBM将与合作伙伴一道,推广循环经济和再制造的理念。与此同时,加强对中国再制造工厂的投入,依托这一平台不断扩展资产处置的解决方案和服务范围。”刘淼表示,“资产处置更多体现的是循环、再利用、可持续的发展思路。这个市场有非常广阔的前景,我们欢迎更多的客户、合作伙伴加入到这一创新服务的生态链中。”


回收:发掘资源宝藏的路径


不同于一般的IT产品,只在产品寿命终结时才涉及产品的回收问题。由于打印机在日常使用时会消耗大量的墨盒和硒鼓,所以打印机厂商很早就开始关注废旧墨盒和硒鼓的回收问题。


回收只是治理电子垃圾的第一步。被视为电子垃圾的废旧电器电子产品也是宝贵的资源,如铜、铝、铁、玻璃和塑料等,可以加工成各种原材料,减少新资源的使用。有了健全的回收渠道,下一步就是要实现资源的“再利用”,做到真正零污染和变废为宝。


天生的环保基因


不同于大多数企业只是因为生产产品而生产,而不会去考虑产品寿命结束之后的事情,爱普生、佳能、富士施乐在产品的设计、生产之中,就将环保基因植入了产品当中,方便对该产品的回收。从2004年起,爱普生的生产原材料的采购使用全球统一标准,统一为100%绿色原材料,并且根据最新的环保法规提升自己的采购标准。爱普生还要求其供应商必须提交爱普生规定的产品中不含有禁止含有的化学物质的证明、不使用禁止使用的化学物质的证明以及确认是否符合特定管理物质的管理水平的资料。


值得一提的是,爱普生从2012年1月1日起废止使用邻苯二甲酸酯类和部分有害的溴化阻燃剂,这些产品不仅会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伤害,而且会对男性的生殖系统造成严重损害。爱普生在产品设计时就为每个产品设定了可再生利用率(从产品设计图纸得出理论上可以再生利用的质量比例)的指标,并考虑到消减拆解、分类的费用和通过商品小型化、轻量化而降低环境的负荷。在使用材料上,佳能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佳能在生产复合机时使用了100%可再生塑料,同时在与人体亲密接触的部位使用有机植物原材料制成的生物塑料,使产品在废弃后对其进行焚烧处理时释放的二氧化碳会再次被植物吸收,处理过程不会增加二氧化碳总量。值得一提的是,生物塑料在生产环节就可降低2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除此之外,佳能还大幅降低了配件中铅的使用量,配件中的钢、铜、铝中铅的含量大幅降低,大大低于国际标准,让用户使用和将来回收更加安全,对环境更加友好。


从旧墨盒到新墨盒


惠普和Lavergne集团合作开发了业内首个打印机墨盒拆装设备。这套设备可以更加高效地分离墨盒中的金属部分和塑料部分,把过去技术难以分离的塑料和金属更准确地分离出来。


惠普在2009年通过RPET(Recycled PET,再生塑料)项目获得了大量的相关技术,并将闭环的理念扩展到聚丙烯塑料的生产中。惠普公司亚太及日本地区环境管理主管Annukka Dickens介绍:“自项目实施以来,惠普使用闭环聚丙烯工艺塑料制造了超过2000万只墨盒。按照空墨盒计算(不含内部的墨水和芯片),惠普制造墨盒所使用的再生材料在总塑料用量中所占比重超过70%。”


从2010年开始,惠普原装墨盒在生产中大量使用再生塑料。相比全新塑料进行生产,再生塑料使墨盒在生产环节降低了33%的碳排放量。这一数字甚至包括了墨盒和塑料瓶的收集、运输和加工等过程中所产生的碳排放量。此外,与使用全新塑料相比,原装惠普墨盒中使用的再生塑料在其制造、运输和回收过程中所消耗的化石能源总量节省高达62%。


众所周知,回收再利用的塑料在性能上会比全新的塑料差一些,但是具体差多少,能不能满足产品的设计要求,则取决于回收的技术。惠普的原装墨盒在加工过程中使用的再生塑料,可以满足惠普的严格标准。惠普的回收塑料之所以能够满足再生产的需要就是由于惠普对材料效率、易于回收度、包装效率和减少环境影响等方面在设计之初就进行了考虑。


墨盒塑料的回收仅是墨盒回收的一部分,如何妥善处理在墨盒拆解中产生的大量污水也是一个难题。墨盒拆解对水的需求量很大,因为墨盒中一般都会残留一些墨水,在拆解的时候需要用大量的水进行冲刷。爱普生天津工厂环境担当刘东风部长介绍道,含有墨水的污水如果不做任何处理,直接排放出去的话,就会造成环境的污染。天津爱普生工厂采用的主要是凝结沉淀技术。该技术处理污水的第一步是去色,然后通过过滤把里面的异物、杂质处理掉,之后就形成了中水,这种水虽然不会像自来水那么清,但是可以冲卫生间、浇花、洗车。


化整为零 硒鼓再利用


除了墨盒,激光打印机的硒鼓也在废旧耗材中占有很大的比例。而且,由于硒鼓的内部结构要比墨盒更加复杂,回收起来也更加麻烦。佳能的回收工厂就有一整套流程将硒鼓循环再造,这个流程包括四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对某些元件再生使用。硒鼓中的定影辊等部件经过特殊工艺处理后,可以作为全新组件再生使用,减少了重新制造定影辊带来的环境问题。


第二种是闭环循环利用。回收工厂将碳粉盒等塑料组件拣出并压碎,塑造成可以作为产品生产原料的再生塑料颗粒,然后就可以被压制成新硒鼓粉盒等其他塑料配件。


第三种是开放循环利用。这一循环主要是针对硒鼓组件中的其他塑料零件,这些塑料经过处理可以制造成打印设备中的其他塑料零件,同样实现了回收再利用。


第四种是热循环利用。这是用来处理硒鼓中的一些金属组件,经过热熔、铸造等环节后,打造成全新金属硒鼓零件来使用。


经过以上的四类循环,整个硒鼓的回收过程就算完成了。可以说,硒鼓中每一个组件都被当作资源重新利用,没有浪费,同时也没有产生新的废弃物,实现废弃硒鼓的100%无填埋处理。


废旧机器 点石成金


除了打印机耗材之外,打印机、复合机的回收牵扯的问题则更为复杂。富士施乐是中国首家专业从事打印机、复合机回收再利用的公司,是工业和信息化部认定的十个再制造试点单位之一。


富士施乐的直销客户将使用过的废旧产品送给回收中心,然后通过物流运输渠道送到富士施乐或中邮的物流回收点;渠道销售的产品,客户可通过经销商或经销商的工程师送至经销商仓库等回收点。所有回收的打印机、复印机通过嘉里物流或中邮物流运到富士施乐苏州进行统一处理。


富士施乐与回收代理公司利用物流管理联单进行回收管理,物流确认回收打印机、复印机的数量,废旧产品回收地区负责接收回收的数量、回收重量和回收品种,并监控数据库信息。数据库的监控信息包括:废旧产品入库数量、废旧产品入库重量、废旧产品入库种类、分解为70个类别后各自重量、各合作厂商资源回收的重量。


富士施乐苏州将废旧产品拆解分类后,按类别入库并进行重量管理以及再资源化处理。管理信息与监控数据库的信息实现对接。富士施乐对物流和信息流同时进行管理,确保无非法丢弃。


回收来的产品被拆分成70类零部件,如:铁、铝、玻璃、透镜等,通过铁、非铁复合再资源化公司进行统一处理再利用。铁,将由上海的钢厂作为废钢加以重新冶炼;铝,则是由铝厂做成铝锭来使用,最终生产成为汽车轮胎上的轮毂;塑料,因为有不同的种类,重新加工之后,有不少是作为汽车上的零部件来使用;泡沫材料,这种材料很难用于工程塑料的制造,所以只能用于轻工方面,比如用来制造玩具。


处理过程中产生的废气也会经过两次过滤处理,达到环保标准后才排放。产生的固体物质分类回收送给专业炼铜及精炼公司提取铜、溴、银等回收再利用。在炼铜和精炼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熔渣)也会妥善处理,最大限度地减少二次污染。在这一过程中,富士施乐通过一套数据库管理系统,对整个拆解、分类流程进行数据记录和监控。回收来的产品和拆解分类成零部件后将被反复称重, 让废旧设备的原始材料与最后被分解的零部件重量保持100%一致,以确保“零废弃”。富士施乐爱科制造(苏州)有限公司总裁、董事大竹雄二表示:“富士施乐在华整合资源循环系统大大改善了使用过的产品的再资源化率,目前再资源化率可达到99.8%,其中资源化材料塑料、铜、铝达到90%,再资源化热能为9.8%。”


记者手记:       打通再循环 成就企业未来


IT资产的处置不止是一些常规的解决方案和路径,真正实现再利用的关键还在于打通IT资产再循环的链条。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探寻和发展的业务模式非常广泛。从回收、再制造到租赁、融资,市场中已经有领导者参与并定义了IT资产再循环的基本思路。“虽然企业要生存就要盈利,这是必须考虑的问题,但是我们现阶段不是以盈利为主要目的。” 这是富士施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CEO徐正刚在接受采访时对富士施乐回收工厂的定位。但是现在回收不能赢利并不能代表这个产业就没有未来。


随着《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将来谁生产谁负责将是非常明确的规定。这也就是说,谁先把回收的产业链建立起来,谁将在未来的市场中占有先机。回收再利用的企业是需要规模经营的,没有时间的积累是很难形成规模的。但是一旦形成规模,市场的优势地位是很难被超越的,也就是说谁先把回收再利用这一市场占住,也就把未来数年的市场牢牢把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