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光芒

2020-08-07 15:16淼一整理
5


Jordan (1).jpg


在UDHR獲得通過的1948年,南非開始了種族隔離政策。後來成為南非總統的納爾遜‧曼德拉,將受到不公正待遇和歧視所產生的憤怒與悲傷轉化為致力於消除種族隔離制度的力量。我有幸在1990年10月第一次與曼德拉總統會面,當時是他出獄八個月後。


page102690-nelson-mandela-addresses-the-un-special-committee-against-apartheid-1990_w450_h300.jpg

1990年6月,納爾遜‧曼德拉在聯合國大會堂向反對種族隔離特別委員會發表演說


他在自傳中描述了青年時期為自由奮鬥的動力源泉:

「千百次的輕蔑、千百次的侮辱、千百次被遺忘的時刻在我心中不斷積累,產生一種憤怒、一種叛逆、一種反抗監禁我同胞的制度的渴望。」


儘管在監獄中受到殘忍的虐待,曼德拉總統的內心卻從未被仇恨吞噬,因為即便在最痛苦的日子裡,他也從守衛的身上看到「人性的閃光」,並以此照亮自己前方的道路,堅持下去。

曼德拉總統意識到,並非所有白人都對黑人心懷仇恨。他努力學習南非荷蘭語──監獄守衛們使用的語言,以便用守衛們的母語和他們交談,進而軟化他們的心。連專橫的典獄長在調職時也第一次對曼德拉說出一些有人情味的話。這一出人意料的經歷使曼德拉總統領悟到,典獄長一直以來所表現的殘忍行為源自一個不人道的制度,是這種制度將「非人性」強加於他。


曼德拉總統在其二十七年、大約一萬天的監獄生活中,樹立起一條堅定的信念,即「人類的善良像一團可以隱藏但絕不會熄滅的火焰」。在獲釋後擔任南非總統期間,他採取了一系列旨在保護所有人的生命與尊嚴的行動──無論是黑人還是白人。


有次,一些黑人被一群白人屠殺,再次燃起黑人社群對白人的憤怒時,曼德拉總統並沒有用陳詞濫調來呼籲人們和睦共處。在某次的遊行演說中,當演講進行到一半時,他突然邀請一位站在後方的白人女士到台上來。他微笑著向大家介紹,他在獄中患病期間,是這位女士照顧他,讓他恢復了健康。


構成問題的原因並非種族差異,更確切地說,問題出自人們的內心。當聽眾們領悟到他的這個訊息時,氣氛開始轉變,復仇的衝動也平息了。曼德拉總統在那一刻的行動似乎表明,他非常清楚一個不人道制度的枷鎖能夠奪取一個人的人性,並對此有著切身之痛。


要為黑人爭取權益,他還要建立「愛的社群」(beloved community),讓所有人都能重新認識我們身為人的基本共通性。SGI會員信奉的佛法描繪了一位楷模──不輕菩薩。不輕菩薩一貫的言行體現了「人類的善良像一團可以隱藏但絕不會熄滅的火焰」的信念。不輕菩薩的故事出自《法華經》,《法華經》是釋迦牟尼(釋尊)畢生說法的精華所在。不輕菩薩發誓,無論他人如何鄙視他,他也絕不輕視他人,並對遇見的每一個人都頂禮膜拜。即便遭受他人的誹謗或欺凌,他仍然會向他們說出這句話:「您絕對可以成佛。」


儘管在獄中遭受殘忍對待,曼德拉總統由始至終沒有減少對人性的信任。不輕菩薩也同樣一直相信他人有無上的尊嚴,無論他們如何蔑視他。


《法華經》教導所有人都應享有尊嚴,佛教僧侶日蓮本著這樣的精神於十三世紀的日本宣揚佛教。他闡明,不輕菩薩的言行充分體現了《法華經》的精髓。他指出:

「不輕菩薩之敬人是何事?教主釋尊出世之本懷在示為人之道。」

釋尊點燃人們心中希望之火的行為並非出自他的某些超凡能力,而是源於一種充滿人性的渴望,他無論如何都要減輕他所遇到的人的痛苦。


有次一個弟子臥病在床,其他人都視而不見,唯獨釋尊沒有置之不理,親自為他擦洗身體並給予鼓勵。一位盲人弟子試圖縫補自己的長袍,他小聲地問:「有誰願意為我穿針?」釋尊馬上去幫忙。後來,即使在兩位最信任的弟子死亡的巨大悲痛期間,釋尊仍沒有停下腳步,鼓勵自己繼續前進。在八十歲過後,他接受了自己的體力受限的事實,但依然為了他人的幸福而繼續闡述教義,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到陷入絕望深淵的人的身旁,讓身處痛苦境遇的人心中升起太陽,並不斷鼓勵他人、給予他們勇氣──這些都是釋尊非常人性的行為,也是提倡生命固有之尊嚴的《法華經》哲學產生並延續至今的源泉。


在大乘佛教傳統中,「佛」被視為在芸芸眾生中最值得崇敬的人,因此「佛」絕對不是脫離人群的存在。不輕菩薩的行動展現了《法華經》的核心教義──以身為人的姿態,在珍惜和關愛周圍的人的過程中,自覺和重視自己的尊嚴,方能使我們的生命閃耀著佛性的崇高之光。

日蓮對這種生命的變革性力量如此描述:「故我等是妙覺之父母,佛是我等所生之子。」每一個為了他人而採取行動的人,即使自己身處困境之時,也會顯現他們與生俱來的本質和使命,以尊嚴之光照亮社會。


人權也是如此。人權不是法律或條約授予我們的權利,保護所有人的自由和尊嚴的必要性源自這樣一個事實:我們每一個人都珍貴不已、無可替代。


正如漢弗萊博士和曼德拉總統的生平給予我們的啟示,成功賦予人權法生命的人士,是那些儘管自己受到歧視,人權被侵犯,卻拒絕讓他人再承受他們挨過的苦,努力逐一打破社會頑固壁壘的先驅。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