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捕之后的思考

2018-12-09 17:32


因为我公司业务与信息安全高度相关,故对华为CFO在加拿大被捕一事有关注。大家都知道,在2016年2月,苹果公司曾拒绝美国FBI的解锁请求, FBI请求APPLE解锁一个制造了San Bernardino恐怖袭击(死者14人伤者22人)的杀手的手机,以便获得更多破案信息。Tim Cook说:" “We have great respect for the professionals at the FBI, and we believe their intentions are good. Up to this point, we have done everything that is both within our power and within the law to help them, but now the U.S. government has asked us for something we simply do not have, and something we consider too dangerous to create. They have asked us to build a backdoor to the iPhone.” 在2018年1月,苹果公司更是更改了手机设置(实际上是解决了一个漏洞),改为了Iphone手机锁定一小时后禁用Lightning端口,之后,用户将能够为手机充电,但如果不输入密码,就无法将任何数据传输出去,此更新将阻止使用GrayKey设备通过Lightning端口入侵iPhone。多个美国执法机构购买了GrayKey设备,包括FBI和缉毒局。这就证明了,在保护用户数据安全和隐私上,APPLE没有向任何组织妥协,甚至没有像他的政府妥协。或许,伟大的公司就是这样缔造的。


无独有偶,大家回想谷歌为什么在2010年关闭中国搜索业务?因为Censorship。我们要求他过滤、屏蔽或删除不利于党和政府事业的信息,而谷歌认为互联网应秉持自由和开放的精神,企业不应干涉言论自由云云,于是就撤退了(中国其实在2010年就制裁美国巨头公司了)。这体现了什么?价值观。谷歌不从事不符合其价值观的事情,即使丢掉一个巨大的市场也不在价值观上妥协。或许,基业长青也是这样缔造的。


在2012年,华为邀请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代表Mr. Dutch Ruppersberger飞去香港,与任正非等高管会谈,本意是邀请情报委员会对华为发起调查已证明其清白。会谈中,Mr. Dutch Ruppersberger问任正非,“If Beijing tells you they want you to use your technology to sp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you don’t do that, do you go to jail? ”, 任正非及众高管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返回美国后,Mr. Dutch Ruppersberger写了一份报告,结论是华为无法摆脱中国政府的控制。


国家保密法的28条和44条规定,任何单位都要配合涉及国家安全的泄密调查。美国的立法机构认为华为不会也不敢违抗政府的命令,一旦有事,华为设备处理过的信息都可能会被中国政府获得。于是,华为就被美国盯上了。你说这个事情不就变得很复杂吗?


为什么在5G时代来临之前美国政府对华为盯得更紧了?   5G之前,在4G和3G时代,通信世界还是二张网,一张是固网,一张是蜂窝数据网。在固网领域,核心交换和路由设备还掌握在西方公司手里,比如思科、爱立信和Nokia;在5G时代,固网与蜂窝数据将深度融合,逐渐演化为一张网,移动网络将在通信承载中逐渐占据上风,而且,将使能物联网进入一个真正的万物互联的世界,智能电子设备、汽车、智能家具等各种设备都将入网,移动网络的核心设备将变成数据神经枢纽,而华为的5G技术和设备将控制这个数据神经枢纽的30%的体量。这让美国政府惊恐不安,因为掌握了移动流量的华为设备可能被用来监听、可能会发起攻击瘫痪网络、可能会有后门设置,可能被用来从事间谍活动,可能被用来支持恐怖分子活动等等。


于是,噩耗接踵而至,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和日本等国家先后宣布在5G网络中拒绝华为。如果华为的崛起被遏制,迎来了5G的世界互联网版图上将依然是二张网,一张是由爱立信、Nokia和思科等公司设备支持西方通信网,在这张网上人们主要使用谷歌和Facebook为首的硅谷平台,同时并没有禁止人们使用其他产品;另一张网是基于华为和中兴设备的东方通信网,这张网上流行的产品来自腾讯微信、百度搜索和阿里巴巴电商等,同时硅谷平台则被禁止使用。